忍者ブログ

遠去的航綫


  記憶深處的航船沒有理由就那麽輕易地消逝了,哪怕時間再久,這種記憶還是會時不時跳出來,仿佛翻開久遠的那本書,親切、激動。這是關于千島湖浩瀚水面上航行著客船的記憶,因爲坐客船的經歷以及與其有關的故事實在跟他們脫不了干係。
  
  從1959年9月的某一天開始,淳安、遂安兩縣原先所有的公路、道路、良田和資源,一點一點地消失,最後人們只能看到家門口那麽一小段的斷頭路,1377個美好的家園被碧水所吞噬,而千千萬萬個因水而生的故事,甜蜜的也好,苦痛的也好,讓這裏的人們一輩子也訴說不完。這是一個人類絕無僅有的巨大的博物館,她的面積有三千個西湖那麽大,熟悉和不熟悉的,一切都在蕩漾的水波下永久地收藏,她珍藏著淳安、遂安2個縣城及3個小鎮的政治、經濟、文化和她古樸的民風習俗。
  
  575平方公里的千島湖水面的形成,阻斷了人們出行的脚步,原先隨心所欲的走親訪友、工作生活,而今只能等候船家擺渡,去縣城只能按規定時間,爭先恐後才能擠上客輪。從千島湖形成的那天起,人們已經開始漫漫習慣這種出行方式。這裏,抬頭見山,出門涉水,魚米之鄉已經從他們的身邊消失,成片成片的良田已經永遠成爲魚蝦們娛樂嬉戲的場所。已經有鄰村的人開始移民他鄉,而居住在水邊等待移民的人們,農田裏的活計已經停息了好幾個月了,大家分成幾處成群地壓堆,憧憬移民以後過上新鮮、美好的日子。小孩在一片嘈雜聲中,于母親納鞋底的手掖下淌著口水做著與大人近乎相同的夢,夢見自己在鳥鳴蝶飛的世界裏捉迷藏,大人在稻花香裏開懷大笑。
  
  等待的時間好象很長,最後移民外縣或外省的村人該走的全走了,沒有走成的小孩對著母親吵著要移民,他們總覺得美好的期盼把他們遺弃在千島湖水庫的一角。前段時間大人們眉飛色舞的渲染,跟見過世面的人所說的“上海的馬路都是用金子鋪的!”那樣,讓這些天真的孩子們認定移民了就能過上好日子。他們沮喪了很長時間。
  
  安分下來的村民們又開始下田勞作起來,又像平時那樣走起親戚來,不同的是而今走親戚已經不象以前那樣不受時間限制,哪怕天黑照個手電筒總能趕回家,現在汪汪碧水兩岸間只有擺起小渡才能過河,但晚上是不擺渡的。各村都修起了木梭船,最大的功能是渡人。這種船兩頭尖,肚子大,用木漿一劃,速度很快。有些大村莊,就做大船,使得是擼,搖船的人要體魁力大才行。不寬的河道走親戚的人可以對著對岸向船家叫喚,船家就可以過來把你渡過去,沒有坐過船的小孩那時就會把手伸進清凉的水裏戲水,母親就會嚴厲制止,大叱:“討打,水鬼把你拖下去吃了!”。
  
  要出遠門就要坐國營航運公司的客班船了。1959年兩艘機動船下水營運,其它的還是木駁船,航班有限,要趕船你必須改了睡懶覺的習慣,不起早你就去不了你想去的地方。
  
  乘坐客船的人們非常羡慕船上的工作人員,除了他們是吃“公糧”,還有一個因素是那時條件差,吃的東西很少,在船上却有配送的各種食品,影響最深的是那一碗碗熱氣騰騰的蘇打面。客輪的馬達聲轟鳴炸響,通往客倉後面的格門一開一閉,人們聊天的嘴就一張一合,因爲格門一開聲音實在太大,根本聽不到對方講話的聲音。在船上的第一件事就是找熟人換位子,幾個熟人坐在一起聊起天來就不寂寞了,漫長的航程就會變成一次朋友聚會,聚會中還會認識新的朋友。
PR

コメント

お名前
タイトル
文字色
メールアドレス
URL
コメント
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-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

カレンダー

09 2019/10 11
S M T W T F S
1 2 3 4 5
6 7 8 9 10 11 12
13 14 15 16 17 18 19
20 21 22 23 24 25 26
27 28 29 30 31

フリーエリア

最新コメント

プロフィール

HN:
No Name Ninja
性別:
非公開

バーコード

ブログ内検索

最古記事

P 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