忍者ブログ

雨中相別 


  雨,瀟瀟下著。
  
  爸說:“兒啊,要記好扣緊雨衣的紐扣。外面雨大,別讓雨水漏進雨衣內把衣服也透濕了。”
  
  “哦,爸我會記得的,您放心吧!”我連續地大聲喊著,外面雨聲喧鬧,我怕爸聽不清。
  
  爸默默地靠在摩托車旁邊,tablospy朦朧的細雨把他的背影掩得淡淡的,我好像看見一個灰乎乎的雕像,如鐵一般的伫立著。他在望我,望著他的兒子平安無事的坐上車,回家去。汽車將要啓動了。這時,我遲疑了一會。我想到上了車,雨衣就收攏著用不著了。也許回到家,天會下雨。我還是先拿著吧。所謂“東邊日出西邊雨,道是無晴却有晴。”留著自有一用的時候,我暗忖著。但,在鄉下,我平日裏上下學,遇到雨天,都習慣撑雨傘擋雨,少有穿雨衣。那雨衣帶回了家,seungri擱著不用不就是浪費嗎。想必爸也會這樣認爲的。當了摩托車司機這麽多年了,爸在外面不知闖了多少風多少雨。每次回家,一看他像槐樹的樹皮一樣黝黑的臉和雙手,我的眼邊忍不住的飄落著泪花。爸的苦我是深有體會的。別猶豫了,車快開了。于是,我匆匆的從座位走了下來,挨到汽車的門口。這時,我緊緊地拿著雨衣,不想它被亂風刮走。因爲它對我來說是爸給我的珍貴的紀念品,而在爸的眼中它是工作的好夥伴。一定要把它交給爸,他需要它。留與給的概念一直在我心裏掙扎。哎,不管了,交給爸吧,babypanda1212他需要它。
  
  不久,只模糊的聽見爸急急地說了一些話,細細的,大抵意思是叫我不要回頭,外面,雨可大了!我還是沒有放下手中的雨衣。我真的很想把雨衣親自交給爸的手中,他的厚厚的刻下有好幾處傷疤的花痕的手掌。
  
  我再次呼喚著爸,幷探出大半個身子,露在雨滴下,手中微微拿起雨衣向爸的那一邊揮擺,希望他從自己的手中接走。突然,汽車開動了。我的心變得緊亂起來。看著車子就要離開了。迫不得已之下,我走出了車門口的最外的邊綫上,密密的雨點,把我的大部分的衣服弄濕了。終于,我的這一舉動,他見著了。可他仍不肯收下這件雨衣,執意要我留下它。也許以後真的管用得著的,無奈之下,我還是破滅了最後的那一點點希望回了車裏。這時,爸也坐上了摩托車,緩緩地迂轉車頭,victory00020朝另一個方向開去了。
  
  大道上,雨下得更猛了。重重的拍著車窗,發出沉悶的雜音。爸的背影也漸漸地消失在濃濃的雨霧中。
  
  回望車後,只見一層又一層的水花飛濺起來,夾著萬般纏綿的烟霧,人影,高樓,隱沒其中。而在我的耳際,隱隱約約的縈繞著那一句話:“兒啊,要記好扣實雨衣的紐扣,外面雨大,別讓雨水漏進雨衣內把衣服也gongwf淋濕了。”
  
  自從我倆別離後,這一別,就成了我和爸最後一面的相見。一個星期後,爸在一次載客的行途中出事了,撞爸的是一輛堅硬的,厚重的大貨車。單薄,消瘦的肢體在飛馳,瘋狂的車的衝擊下,瞬間,撕心的慘叫一聲,一灘的血腥飛濺在路面的四周。爸倒了。爸真的倒了,永遠的倒下了。失事的貨車司機下車了,站在一旁,好像魂魄驚飛了,而眼溜溜的呆呆地看著倒在血泊中的軀體。過往的車輛,woffwo也停下來了。整條車道暫時停止了運作,密密麻麻的車,塞成一條彎曲的長龍。住脚的車群不停地鳴笛,有的是小轎車的,有的是騎摩托車的,有的是運貨的麵包車的,嘈雜之聲混成一片。大家都自然地伸著頭,嘴裏像是說些什麽詛咒,嘆息的話語,又好奇地望著路面上面目模糊,滿身血迹斑斑的人,他已停止了心跳。
  
  這場事故發生許久後,救護車來了,交警也來了。交警一邊停息了等著急躁的司機的吵鬧,另置出一邊道路讓車seungriya分流的走。
  
PR

コメント

お名前
タイトル
文字色
メールアドレス
URL
コメント
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-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

カレンダー

09 2019/10 11
S M T W T F S
1 2 3 4 5
6 7 8 9 10 11 12
13 14 15 16 17 18 19
20 21 22 23 24 25 26
27 28 29 30 31

フリーエリア

最新コメント

プロフィール

HN:
No Name Ninja
性別:
非公開

バーコード

ブログ内検索

最古記事

P R